女生漁獵日記:鮑魚龍蝦之鄉凱庫拉、威靈頓之旅

凱庫拉kaikoura

2016/11月打包著行李懷著超級無比興奮之心跟心愛的另一半飛往基督城,這趟的任務純粹是去取回上網購買的一輛豐田陸巡越野車,抵達當晚兩人享受了一頓龍蝦大餐,一隻比手掌大些的龍蝦$200多紐元,當時甚至把每一隻龍蝦腳的肉啃的乾乾淨淨,若不是我男人的阻擋當時真想端起盤子舔一舔留在盤子裡濃濃的爆漿蝦汁,終於如願以償的吃了一頓大家心中所謂的”龍蝦美食餐”了。

一路往北開沿途如詩如畫的風景,風塵僕僕地來到了龍蝦鮑魚之鄉凱庫拉,沿著海岸線眼前上百隻可愛且胖嘟嘟的海豹出現在我的視野但牠們並不是我想像中的溫馴,靠近合照時會發出陣陣憤怒的撕吼,彷彿告訴我,我違反了肖像權。

不黯水性的我一直以來只能在岸上欲眼望穿的望著海上的漂等著第一次下凱庫拉海裡的男人,幾個小時過去了終於帶著六顆謠傳以久的新西蘭原生黑金鮑和六隻龍蝦上岸了,看得我目瞪口呆除了開心還是開心~

男人告訴我水下能見度幾乎為零只能一頭往下栽到海底才可以見到滿滿的龍蝦和鮑魚,因為我們必須要繼續趕路回家所以當晚這六隻龍蝦和鮑魚下了二個人的肚子,做一次給吃噁心了。

隔天人和船搭著豪華的渡輪橫跨了南北島,千里迢迢的回到了奧克蘭,生命中經歷了好多的第一次….

威靈頓Wellington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來回威靈頓了!都是晚上十點左右從奧克蘭出發每次36小時以上沒有睡眠,整晩沒闔眼,清晨八點左右底達目的地Cape Palliser (紐西蘭北島最南端)幾個小時的一頓潛,一頓捉,然後當天從威靈頓往回開差不多凌晨二三點抵返奧克蘭,每回都是鮑魚龍蝦爆箱,一天二夜的折騰体力消耗怠盡,回想起從前的日子真的有些小瘋狂!

善變的天氣說翻臉就翻臉,就算是看好了潮水,變化還是非常大,七分的天變成三分天也常有,因為單趟行程十小時左右所以就算是變了天的天氣還是得硬著頭皮下,才不會辜負了徹夜未眠的自己。

記憶中第一次Cape Palliser 岩石邊被一個大浪打回了岸,這種浪還是第一次,不服輸的我跟著男人後面,再次挑戰,衝出了這一層層浪區,目測幾個岩石的位置,一旦偏離了目標被捲入浪區後果不堪設想,男人一再叮囑著我。

能見度一米被流拖拽的海草左右強烈的搖晃著,湧很大,感覺自己要固定位置都不是很容易,回想當初的我能把自身安全顅好別想著還能下潛去捉鮑魚,但隨著這種海況下的次數多了就慢慢克服了心中恐懼能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海域中下潛了。

無論夏天或冬天威靈頓水温都是冰冷的,是的!我們一年四季都下潛!

紐西蘭冬天的海水有時候是會誏人冷的發抖,雖穿著七毫米的溼衣還是感覺到冰冷,體重45公斤的我沒有多餘的脂肪,尤其在威𩆜頓的冬天一二個小時後腳就開始麻了,得在水里做做按摩來暖暖即將失去知覺的雙腳。

龍蝦鮑魚之鄉並非虛有其名,也未曾誏我們失望過,每次下潛總是過著星行夜歸的我們開始放慢了腳步,不在趕路,選擇偶爾下住旅店喝喝小酒,做做新鮮的海味,時間越加充裕的我們也曾在海邊生起野火烤鮑魚,味道清甜鮮美,肉質脆嫩,不塊有”餐桌黄金,海珍之冠”之美名!

偶爾結識了群里住在威靈頓的兄弟(wild blue)他也是一位潛水狂魔,邀請我們借宿他家,我們整夜趕路清晨8點左右到達,男人和他直接就下了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整夜沒有闔眼,有床的誘惑,我選擇先睡上一覺,到了中午,我們仨一起去了一處岸潛的地方,二三米的能見度,看不見海底,都要一個個鴨式下潛一頭往下札,臉貼到底了才能捉到大家心目中所謂的”寶藏”,我覺得是一種鍛鍊吧!晚餐又是我展現廚藝的時候了,喝喝酒話話加常,全離不開有關漁獵的話題和水下的經驗分享等等…。

隔天這位群友聯系當地友人Jeff 的船,這是我們在威靈頓第一次坐船出海,很給力的天氣,凌晨六點集合,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出內灣能見度高達十五米,一顆顆黑金鲍比我們岸潛的要大上三公分,水下風景優美,長長的海草覆蓋住了大岩石,洞穴能發現一隻隻龍蝦鬚,就必須開始觀察地形,除非龍蝦隱藏在比較淺的凹洞,不然得經過一番琢磨,想好了完美的對策才能動手去捉,那天水清完全不是問題,(水濁的情況下當你發現一隻龍蝦沒有在那一潛當場逮捕的話,就很難再找回到那個洞了,所以一般我們會用槍當作定點,但如果遇到水下流很急的話槍也無法固定)換了幾個點,都是很無敵的海景,遇見了眼睛大大圓圓的海豹,看似可愛,其實沒有那麼友善,好幾隻一直以很快的速度感覺上牠們想要衝撞我們,讓我們離開牠的地盤。 一下子就補獲了每人每天規定的量(每人十隻鲍魚六隻龍蝦)趁著天色還早,還發現了一處海岸線全是大大小小的筍殼魚,最後歡天喜地的~滿載而歸,晚餐就不再是鲍魚龍蝦了,再怎麼美味饕餮的餐,常常吃也會把你吃噁心的,決定去餐廳外帶幾道小菜回去下酒慶祝一番,感謝wild blue這位群友和Jeff熱情的招待,結束了又一次美好圓滿的旅程。

感謝大家的閱讀~歡迎繼續關注我的文章,謝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