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重回印尼,新西蘭飛澳洲轉機到巴厘島,下了飛機塔上計乘車直奔當地的潛店,(因為有人鉛塊隨身攜帶被海關直接沒收了)第一趟印尼行沒時間做按摩,這趟絕不再錯過!理由很簡單,新西蘭享受一次按摩的費用可以在巴厘島做上10次,旅館check in之後抓緊了時間大吃大喝一頓,印尼菜,熱帶水果龍眼,火龍果,木瓜、蓮霧..,按摩,把我的最愛做一次滿足,直到眼皮實在撐不開了才甘願回旅館睡覺。

這趟旅程我們與澳洲飛過來的一位潛伴Joe在巴厘島旅店會合,隔天一早又從巴厘島飛Kupung 再轉往這次目的地Rote島,飄洋過海去漁獵,轉機、轉機、轉機再轉機,魚槍,腳蹼、鉛塊溼衣佔了所有的航行重量,必須追加一個行李才能帶上一些日常用品,16天的假期,一共花了4天的時間在轉機上,睡眠不足加上舟車勞頓,雖如此我還是被所有的興奮心和好奇心吸引,我的臉上看不出一絲倦容,邊打著哈欠說著我一點都不困。

飛機下降前往下俯看Rote心想~好荒涼啊真是人煙稀少!一下飛機,旅社經理親自來機場接我們,地方雖荒涼,氣溫卻不涼,從溫度十幾度的國家到30幾度,確實不大能適應像進了三溫暖,車里竟沒有冷氣裝置,聴說這里常年夏天,沿途二旁所有的大樹小樹遠山近山,看不到綠油油的草地只有乾枯的樹枝和平原,這島上的印尼人大部分還居住在茅草建的茅草屋,有些還沒有窗戶,蚊子咬怎麼辦?莫非蚊子不叮印尼人?來到這個島上好像穿越回到二十世紀的時代一樣,一切的生活都那麼的原始,落后的生活水平,但村里每個人的臉上散發出的是”真誠”和純檏。

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上很多瓶瓶罐罐的,心想我最喜歡的甘蔗汁啊!経理的回答頓時誏我傻了眼,那一瓶瓶像甘蔗汁的竟是汽油!!!算是加油站吧!

終於抵達下榻的旅店,露天洗澡沒熱水,因為天氣嚴熱從水龍頭出來的水都是熱呼呼的,露天的廁所好原始啊!一堆的問號和一堆的不可思議,這里生活水平也有點太落後了吧!我將在這個里生活12天….

迫不及待著急的想下水,經理聯繫了一艘六米的木船,10幾分鐘機動船就能到達的地方我們花了兩個小時才到達,第一天水況能見度非常棒,各式各樣熱帶魚挺多正想大展身手的時候,有一艘船靠近告誡我們這裡是保護區不能打魚!啥?什麼東西?印尼還有保護區?我們三個都懵了,又花了兩小時坐船換了另一個地點,浪有點大船長怕翻船就誏我們徹了,就這樣趕回住處附近的海灘,基本上第一天就這樣廢了,第二天由經理的翻譯挑了艘十二米大木船,這下不怕浪大了,但也花了三個小時才到我們想去的潛點,每次下潛只記得我一直死命的在踢腳蹼,連休息一下下潛的時間都沒有,流非常的大,我們仨跟本各游各的連碰頭的機會都沒有,現在想想我那時到底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了,可能是因為有三個當地的印尼人隨侍在側!萬一有什麼不測就能接我吧!至少三個人知道了我下水這件事,慢慢吞吞的船速,找了個內灣打了幾條熱帶魚。第三天基本上沒什麼差別,大流,大船最後停留在了一處比較平穩的岩石旁,抓了幾隻印尼當地的龍蝦和打了幾隻熱帶魚。

眼見三天過去了,沒見著金槍的影子,心一片涼啊!第四天決定自己找船隻,租了二輛摩托車,翻山越嶺去了幾個小村莊和海邊,感覺部落的村民把我們當成了外星人一樣交頭接耳品頭論足著,語言不通但肚子餓了,看的出是一居家小店,老板娘是把泡麺袋子打開,塑膠帶泡麺一起下鍋,真是長見識了,我們還另外點了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吃的我是有點提心吊膽,店家村婦非常有善引見了警察和村里老師幫忙做翻譯,最終找了位船長叫Dahong, 翻譯談好了出船的價錢、約好再來的二天凌晨五點出海,由於我們圈選去的潛點天氣太差,只能改變行程,只因印尼所有的船隻都不是機動船,(機動船一天$800紐元,還是選擇了來回一天就六小時以上的大木船(5knot/時)速度之慢,假如我們的沖鋒艇在印尼的話一個小時就能來回了,可惜啊!身處地不同。 連下潛了三天,趁著天色還早,找了家SPA 做了長達三小時的油壓後感到肌肉放鬆,所有的疲勞都一掃而空 。

烤乳豬是印尼必嚐的美食之一,烤全乳豬~是的,今晚的晚餐,女経理和廚師在海邊用石頭搭起了台,生起了火,用小火慢慢腌烤六小時,入口時,那豬皮和豬肉味道獨特,沒有形容詞來形容,只有親自品嚐了才能感受那種味道,我們吃的是風情,品味的是文化。

連續二天四點半起床,旅店二位廚師都已經準備好我們的早餐和午餐(她們真的非常的敬業)由於地形的関係,大木船也只能停靠在另一個小碼頭,我們仨塔著旅館的小艇過去碼頭會面,朝著溝通過的位置噠.噠.噠.又開了三小時左右,在汪洋中的一個突起的小島做了幾個小時的停留,能見度30米見底,大GT trvaly wahoo 海狼,大拿破崙,獅子魚,大眼紅鯛,好多好多沒見過的熱帶魚…….水下流不小,魚很大,一整天就沿著這塊岩石附近,90的逆變發揮了最大的功效,一整群不怕人的GT 緩慢的移動,中了槍的GT拉力不小,我們就得遛著回到船打錨的位置拆魚,就這樣耗費了我們雙倍的體力和時間。

中午上了船吃了非常美味可口的午餐,看看錶,抓緊時間再次下水,幾隻游在三四米的wahoo 時而不見時而出現,小心臟有點小緊張,放慢踢腳樸的速度誏流帶著我,調息,下潛,什麼情況,運氣也太好了吧!定睛一看一群超級大海狼,在裡面挑了一隻最大的,射程內,這一槍很穩地打在了部位,見識了海狼的力氣了,硬是把我往深水里帶跟牠拉扯了二三次自豪地順著繩上浮,說時遲那時快看著浮漂也被往海裡帶,心想這怪物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力氣!男人見狀過來幫忙,但原本牛大一般的力氣瞬間全鬆了,二人四目相對,失望的眼神,這種魚不能硬拽,沒關係,這次失敗錯誤的經驗才能造就下一次的成功的我。

寒帶魚種種類相対比熱帶少 很多,熱帶魚種類繁多,顏色亮麗,每次下潛都有著莫名的小激動,時間縂是過的特別快,尤其在水里,一天結束了,回到船長住的村莊,圍觀的村民和船長的家人、看他們臉上開心加雜著懷疑的眼神,我猜想這些表情是在他們心中顛覆了釣魚和網魚之外原來魚還可以下水打~

第二天Dahong船長帶我們去了金槍魚出現的點,水下一大斜坡連接一條深水大海溝,五彩繽紛的海底世界,在此時,水中出現一個龐然大物,身上獨特的斑點,可以感受的到牠並沒有半點攻擊心,所以一點都不感到害怕,我拍了拍正在上槍男人的肩膀,我倆的眼睛都被這巨大,超美的東西吸引,看著這優雅的身子並慢慢目送牠遠去,我問了一個問題:那是什麼?whale shark他回答,會咬人嗎?不會!上google 查了中文叫鯨鯊,我們太幸運了,比一艘船還大,目測十二米長,有生之年能與海洋中最大的生物有了一次近距離擦身而過的経歷是如此的榮幸啊!此行最大的収獲。

有很多人問我沒有拍攝嗎?當然有帶水下攝影機,但拍了一些就沒心思了拍了,認真專注的打魚錯過了當時鯨鯊出現的畫面,我倆頓時間變成了日本卡通Borrowers的小人了 ,拿破崙,GT ,wahoo ….各式各樣的熱帶魚,最後所有的漁貨全送給了船長。

行程第七天浪很大所以租了車環島,逛了當地市集椰子,芒果,西瓜…還享受了又一次油壓按摩,由於離太陽下山還有幾個小時,三個人決定去岸潛,因為大浪所以冲浪的人非常多,隨手打了幾隻熱帶魚和獅子魚,一隻鯊魚沿途追著我們,男人継續打魚我負責保護起我們的漁貨。 第八天真的去找了迷失的海里暗礁,花了一天的時間來回,船長非常敬業,雖然我們無法溝通,只能用手機翻譯,他不耐其煩的換了一個又一個潛點,海上浪越來越大感覺秒秒鐘中都能翻船的的專業的船長沒有一絲的畏懼,感受了到了大藍水,沒有尋找到失蹤的礁石,金槍魚下次見囉!

最後一天Joe感覺累了沒有參與這天活動,只有男人和我想把握最後一次下水機會,試了更多的點,剛熟悉起地形和潛點我們就要跟這個與世隔絕的村莊告別了最後一晚,還是以烤乳豬謝幕感謝Joe和所有的參與這次的工作人員每天為我們精心準備的晚餐,道道都稱的上美味佳餚。

整理裝備打包好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還是喜歡綠油油的紐西蘭,若是有機會重回印尼目標金槍外還有一個奢侈的願望那就是能挪出一丁點時間找個漂亮的海灘像其他女生一樣穿上比基尼泳裝在水下擺拍性感美照,我也愛美啊!偶爾當當女神,不想永遠當個女漢子!

感謝大家的閱讀~請繼續関注我的文章謝謝!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