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終於來了,青甘的季節,如何在鯊魚跟前把你的獵物安全的放到船上是個很重要的關鍵,大魚中搶時血呼呼的往外冒,鯊魚會一直出現在你的視野,這時你的潛伴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一位靠譜的潛伴具備一定的潛水知識和対魚槍的安全使用,補槍和護你周全,在水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手握槍,屏住呼吸,鴨式下潛尋找獵物,捕獲囊中,調息摟槍,連續反覆的動作,漁獵的樂趣是能感受到與大自然融合為一體,與不相同類型魚種追逐,各位種魚的敏感機靈度不一,稍微有一丁點聲音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還有一些魚硬是往你槍尖上懟,試著咬我的槍尖,人是慾望的動物,總喜歡追求你得不到的,而垂手可得的魚連扣板機的慾望都沒有,一直以來我喜歡挑戰自己沒挑戰過的獵物來證明自己進步了。

自由潛漁獵是人類最早期的補獵方式,以前的人用魚叉、手茅,逐漸慢慢進步成魚槍,現在是更講究了,經典槍、氣槍、滾輪槍、逆變槍..根據你狩獵的対象來選擇槍的種類是需要經驗來累積的。

漁獵者需要有一把量身訂作的槍,真的是按照你身高、手、比例、和你的臂力握姿訂製出來的槍,非常重要!下潛次數多了自己対槍的感覺更淸楚我需要的是什麼,可以隨時依照我的想法和需求改換任何的配件,這點我又比一般人還加更幸運,男人用心鑽研自制漁槍,他在漁獵這方面花的心思、精力和金錢不在話下。

不可否認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上帝附與了我比一般人多一點的體力多一點點的膽量,很多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為什麼喜歡這項運動?其實不是因為喜歡而喜歡,只是偶然的因緣際會下接觸後克服了種種困難和挫折,甚至犧牲自己的美貌(一天天一年年變黑,有時打到很high的時候,或遇到大風浪大流時跟本就沒時間也沒機會加補防曬霜),哪個女人願意常年一整天曝曬在陽光下!聽說很多女生喜歡在水中擺擺姿勢做做樣子拍攝發發朋友圈顯擺顯擺,其實這樣也挺好的,畢竟漁獵真的是項極限運動,一整天下來還能誏人體力到達極度崩潰的程度,但自己好像真的對潛水充滿了熱情,對神秘的海底每一潛都充滿期待了!迄今每一個在海里的瞬間都留在我的腦里抹滅不去,每每想起或談起還是難掩心中的悸動。壓根都沒想過自己可以克服腳夠不著地的在海上的恐懼,光是下”水”這件事対我來說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2020/12/20久違了的Mokohino 舊地重遊,感覺已經沒有以前的光景了,看似鏡子面的海面,水下竟出乎意料的流,雖可控但下潛一天下來真能讓我疲憊不堪,試試運氣的嚐試新點,把船泊在一處海底礁盤,水依舊清澈無比,能見度十米左右,第一槍就収穫了一隻朱魚,而且僅此一隻,一隻接著一隻打牛油魚(butterfish )每一潛都得捉住水下粗枝海草,每打中一條魚,腳蹼得持續踢打,否則等你再次槍上了膛,已經被水流帶離魚群地,隨著時間流逝三個小時正準備上船前給的最後一槍,此時我意識到了牠的存在,一隻二米多鯊魚扭動著美麗的身軀想念著我的獵物,牠出現在了最的時間點,畢竟我不喜歡與鯊魚共舞! 起錨後我們被一群海鳥吸引了我們的視線,水面上成千上萬隻travelly 魚跳動著,是個平潮,驚見船底下一群4-50隻青甘(目測小於1米)從船下竄過,男人和另二位潛伴一前一後的下了水,由於船沒有下錨,男人給我的任務是負責在船上待機,下水的沒遇到青甘,男人有點失落,20分鐘左右的停留,陸續上了船,就在此刻,隨手放在船尾垂掉的釣竿被猛烈拉下水,釣魚的女性友人來不及反應整隻竿被扯斷剩下一節15公分的握柄,估計是鯊魚惹的禍。

朝著熟悉的潛點移動,頭一回特意帶了一隻龍蝦,慢慢分解成小塊狀當魚餌喂食,希望能引來朱魚(pig fish最喜歡吃龍蝦)這裡的流比上個點大許多,基本上就是浪費了一隻蝦,最終等到一一隻大公朱和二隻母朱一起吃著我的帶彀蝦肉,機會難得,記憶中還沒見過如此大旳朱魚,嚐試著把槍轉向牠時水流大到誏我的槍反向動彈不得,用盡全力挪動我的槍口対準那火紅的身影,射程內當下扣下板機,在如此洶湧的海況中水流的推動下我失手了打了個空槍,當下逆著流回船上換上了C4 回到原地又游蕩了二個多鐘頭,沿途水下風景如詩般變遷幾百隻藍貓並排成列形成一面牆,好似經過訓練的部隊,一隻挨著一隻沒有敢插隊的或掉鍊的魚。

再度來到Moko有一種舊地重遊人事己非的感覺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光景,這里的朱魚少的可憐也變得相當敏感機靈加上水流湍急,対於己収穫滿箱的青衣和牛油魚已經不感興趣,開始翹開幾個海膽打鯛魚練槍法,感覺自己不再像從前一樣見了魚就開打,魚貨己從數量變成質量了。

感謝您的閱讀~歡迎繼續關注女生漁獵曰記謝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